书籍详情
收录时间: 2020-07-06 03:46:26
他是战士,是士兵,是在上位者手中的棋!他在这里,不为别的,只为了讨口饭吃。在这个年代,人如蝼蚁,比狗不如,消失得比草上的朝露还要快。他一直知道他会死,是人都会死,可他从未想过,竟然有一天,他会为自己找来一个小小的死神,不只赔上一条贱命,还把灵魂与心,都交给了她……
阅读源
联系站长索引该书籍 交流群:807196604
ID 最新章节 状态 响应时间 源名 操作
热门小说
作者:诺久一
【已完结!】面瘫,不举,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上校,是Z国上下对萧九阎的评价。 而要官熙来说,这个男人,除了以上几点,还变态爱欺负人。 官熙觉得她这辈子最倒霉的就是顶着一张和顾文溪一模一样的脸,替顾文溪嫁给了萧九阎。 她想着男人不举,两年后把婚给离了就行,哪知道一天早上起来床上一抹刺眼的红。 官熙欲哭无泪:“九爷,我……我应该不用对您负责吧。” “嗯?”男人危险地眯眸。 官熙秒怂:“九爷,请务必让我对您负责。” 【1V1,高甜宠文】
作者:色癫大师
作者:会说话的肘子
文抄公也不能不劳而获!你见过抄个小说就要被系统逼去玩命的穿越者吗?你见过说句前世名言就要被系统逼着体罚的穿越者吗?我特么就是想赚个钱而已,怎么就这么难!系统,你敢不敢不搞事情了?我特么可能是个假的穿越者!……(无限制)(需全订截图)
作者:风汐若
结婚三年顾安然发现丈夫劈腿,决然离开并把自己嫁给另外一个男人。 “boss,少夫人把人给打了。” 欧阳梓宸头也不抬,“让她打,打死了随便找块地埋了。” “boss,少夫人把卡刷爆了。” “在给她一张。” “boss,夫人前夫请她去喝茶” “把他扔出去。” 只要顾安然要的,欧阳梓宸都无条件的满足她。 她不要的,让她毁。 前夫过去式,他都不在乎,只为爱她,宠她,留在他的身边,做他的妻子。 新书已发布【天价婚宠:首席的傲娇妻】 汐若QQ群: 306590527
作者:九阳
莫邪:“咦,头发上有脏东西?不行,必须弄掉!” 系统:“叮!你为女丧尸修饰了一下仪表,积分+1。” 莫邪:“天哪!作为一个女孩纸,扣子散开了怎么可以?” 系统:“叮!你为女丧尸整理了一下衣服,积分+1。” 莫邪:“还别说,你活着的时候应该也是一个漂亮的小美人吧,可惜了......” 系统:“叮!你对女丧尸产生了一丝怜惜,积分+1。” 得到了一个能够穿越末世,并且还能在丧尸妹纸身上刷好感度的系统之后,莫邪发现自己要起飞了
作者:夜林晚
新书《重生八零逆天改命》已发布更新,请多多支持呀。 秦雪车祸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八零年代,更让人惊怵的是肚子里多了颗球是什么鬼,谁来告诉她这是什么情况!那个帅帅的哥哥不是不喜欢原主的吗?怎么竟是孩子他爸! 楚墨霖:出个任务回来怎么家里从垃圾场变干净了不说,那个任性嚣张不讲理的妻子怎么变成了温柔可人的绵羊了?而且那个肚子是怎么回事? 宝宝2:哥哥,爸爸妈妈真傻,看来我们是被爸爸充话费送的吧!得到的是宝宝1给的一个没救了的眼神! 欢迎加入《重生空间八零小媳妇》,群聊号码:947814976
推荐小说
作者:林小小
一场车祸残忍地夺走了她最亲最爱的妈妈,从此她成了孤苦无依的灰姑娘。五年后,王子一般的他出现在她生命里,并且成为她的唯一,她却得知他竟然是当年那场车祸的真凶。面对如此残酷的真相,她该如何抉择?是恨,还是原谅?是毁灭,还是救赎?
作者:林小小
“寒墨,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我知道你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了,可我是不可能会喜欢你的。”   当姚梓潼用积攒了十年的勇气来跟她从小就喜欢的寒墨深情告白的时候,却换来了他冷漠的拒绝。然而,上帝到底是公平的。她的告白虽然遭到了拒绝,但是却等来了另一份深情守护。正当她努力把持自己心中的天平时,却意外得知原来寒墨的拒绝另有隐情。   面对两份真挚的感情,她该如何抉择?是始终如一,还是另牵他手?这是一个关于“十年”的爱情故事。
作者:小沫雨
小沫接到哈威大学录取通知书,考上重点大学的小沫,兴奋的去了国外澳洲的姑姑家过暑假,而这一去让她经历了此生最刺激也最难忘的事,并且也认识了此生对她很重要的人, 原本以为不会再见面的两人,却又在同一所学校偶遇,两个人相识之后,因为种种的事情展开了一段震撼人心的爱恋,对爱情智商为零的小沫面对为了她转学而来东方晟的暗恋要何时才能发觉呢?还有对小沫一见钟情的华哲灏,小沫又是如何面对的呢?还有搞怪的皇甫泽的妹妹皇甫琳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角色呢?一堆年轻人在爱情、亲情、友情的经历中慢慢成长,尝尽了酸甜苦辣,为了梦想,付出一切,最终能否收货成熟的果实呢?
作者:秦时明
轩衣。生身父亲乃是魔界一带赫赫有名的魔圣。千年之前的一场仙魔大战,改变轩衣的命运,只得由仙广子抱给不周山的不周老者领养。 千年之间,弹指一瞬即过,不周老者就让他下界,寻得了救命恩人牡丹花神,却又能解开生身父亲魔衣是否死在冥海的谜团……
作者:那时迷离
你有暗恋过一个人吗?   24岁那年,我飞蛾扑火般地暗恋上一个男人,一见钟情的那种。   可是我不好意思说,不是因为脸皮薄,而是因为他是我的学生家长,而我是一名幼师。   我们离暧昧那么近,却离爱情那么远。   谁愿意爱得这么受伤,还要忍受世人唾弃鄙夷的目光?我都快被耽误成老姑娘了,我想还是放手吧。
作者:宁酒
 温澜受尽折磨,连一双眼睛都丢了,才知道…… 原来,这一切都是颜朗的预谋。 他以爱为借口,把她算计的体无完肤……